首页 > 历史军事 > 唐残 > 第518章 峡江试险眼初开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518章 峡江试险眼初开中



                          荆南军已经败退而走的战场上民夫和辅卒正在打扫战场而在新占据的临时阵营当中却在?#34892;?#20957;重的气氛中召开一场反思和总结式的自我批评会

                          身为水军右郎将王重霸的副手兼陆?#38505;返?#23454;际负责人王子明王彦章也在大声的训斥道

                          真是丢人现眼啊?#35757;?#20320;们以为跟着大都督后头打?#24605;?#24180;的顺风战扫平了一些土团乡勇团?#27675;?#20853;就以为可以小看天下人物了么

                          这荆南军中的忠武三都?#20040;?#20063;是在北地多次打跨屠戮过义军的老对头了怎么就不会再多上心一些呢?#20040;?#37117;是一路义军过来的老兄弟了

                          不熟悉地理被埋伏了并不足以成为借口重要的是临阵不乱的坚持和积极应对所在平时军中操习是怎么做的怎么遇到突发的下风和不利就有十分也发挥不出三四分了呢

                          为何先行突攻敌阵而身陷围攻的三个营都没有怎么慌乱反倒是负责接应的几个营相继被冲乱动摇了阵脚呢对待冲击的变阵为何迟迟未能完成

                          何至于事到临?#36820;?#20851;键时刻还要靠车阵和样子队的火器来挽回局面?#35757;?#27809;有火器的配合就没法全力发挥和用心打战了么

                          反倒还要前出的一个营反身回来合击伏兵又?#25105;?#36305;走了大面的大?#24656;?#25932;最后居然还要靠水师的支援才能拦住得住敌军的退?#21448;?#21183;

                          若不是水军派船同时溯流于白鹤梁上强行?#21069;?#20197;为虚张声势的佯攻?#24908;?#36133;敌都要重新退入涪陵城据守了又何至于只捉住了一个荆南都虞候宋天联

                          这一路下来预期的歼灭战几次三番都你们给打成了击溃战你们不会脸红丢人?#19968;?#23578;觉得无颜以对都督府的后续支持呢而今那宋老贼带着牙兵突出阵去脱逃了却又不知道留下多少后患和手尾

                          大伙儿都需要好好的反思和自省了自我而下相应营团自校尉以上的军官随后都要拿出一份具体情形和补足的报告书来确保人人都得以过关

                          这时候外间再?#21364;?#26469;一声?#21271;?br />
                          报涪州城中的残余守军开始放火了已经?#21069;?#30340;水军需要支援

                          我是分割线

                          ?#24656;?#22659;内的堵水之畔一场陆陆续续的?#20998;?#20063;到了尾声

                          总算是逃出来了

                          于东楼望着远处?#32769;?#21487;见的城邑又看看脸颊消瘦了一圈的妹妹以及已然变?#38376;?#22836;垢面的族兄于鄂水心中不由的悲愤莫名为什么自己一?#21335;?#35201;拯救和挽回一些事物的回乡之旅会变成一场追亡和?#30001;?#30340;噩?#25991;ء?br />
                          然而他也由?#35828;?#30693;昔日被自己?#28216;?#20381;靠的家族在平日一片风光雯月温情脉脉的表面之下又是在十里八乡之地藏污纳垢式蕴含了多少的能量和影响力所在

                          无论是最为卑下?#21335;?#23376;无赖恶少年还?#31373;?#37324;的土团胥吏或又是那些豪姓之?#25671;?#23621;然都被本家的一句传话给?#36861;?#21457;动起来而加入到搜?#20843;?#36825;个裹带传家宝出逃的不肖子弟了

                          所以到了后来?#22303;?#22312;路上代为采办饮食和物用的于鄂水也不得不改头?#24187;?#30340;尽管如此在路过竹山县城门的时候还是差点被认了出来而只能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扬尘而走

                          其中也包括了他的一个交情甚好的同年一边说着要好好的报答和招待他而杀鸡买鱼又让妻子和老母?#30528;?#30528;他的妹妹另一边却是籍着买鱼之故跑去了里正那儿报信

                          如果不是分开行事的于鄂水先行一步找上了他而抢在拿着棍棒和绳索的大队人群冲进来之前跳墙离开?#24908;?#23601;真的要陷落在这里了这件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恨的意外也让他格外的饱受打击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抵达了州城房陵的附近这里已经是太平军人马所正式派驻和接管的所在相信家族的力量在乡里再怎么一手遮天也未必能够伸得到这边来了

                          看着远处飘扬再城头上的青色鲲鹏旗于东楼就像是仿若隔世一般的深有感触又迫不?#25353;?#30340;要踏入其间了只是还没走上几步他妹妹?#22303;?#33394;煞白的瘫软下来显然是路上逃亡的劳顿让她再也承受不住了

                          于是于东楼治好摸了摸囊中仅存的铜子而在城下坊市就近找了个靠近城门的茶饮棚子端坐了下来歇口气又掏钱买了一碗酸溜溜的白浆水

                          至少在这里他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些站在门下警惕?#20843;?#24448;来的守兵而获得些许的安全?#23567;?#28982;后他?#22303;?#19979;于鄂水来照看妹妹自己走到街?#36820;?#33976;饼摊子里去买?#24605;?#20010;灰乎乎的杂面蒸饼?#24544;?#20102;粗板糖的黑褐蒸饼专门留给妹妹

                          当他转身过来却是突然被人扑撞个正着而重新推搡到了摊子边上去?#25381;?#19996;楼不由的叫道

                          你们这是

                          然后他的声音就被一个尖锐的事物给顶住而戛然而止抬起的手臂更是被人紧紧地握住不得动弹然后才?#26032;?#24102;熟悉的声音叹息着道

                          小九郎君真是对不住了

                          于东楼不由的心中一惊而浑身机灵这僵直了起来定睛一看却是从小看着他们这些族中子弟长大的苍头老仆阿桂只是原本素来是?#35753;?#21892;目无世无争的对方却是?#34892;?#38452;恻恻的皮笑肉不笑到

                          这回封翁特意交代了要请您回?#20381;?#19968;趟都是一家子的自己人有什么事情是说不开的呢

                          还请小九郎君黏在这番?#37327;?#21644;劳顿的份上不要让咱们这些跑腿的下人难做啊

                          虽然他口中这么说着然而身后壮汉在腰上顶着的锐器却是越发的用力起来

                          你们你们太放肆了

                          于东楼不由的又气又?#20445;?#29992;眼睛瞥向了不远处的城门

                          小九郎君千万不要自误啊不然小娘子万一有个?#20040;?#24590;办呢

                          然而阿桂像是瞅见了他的心思的又叹声打断道

                          你你怎?#25671;?br />
                          听到这话于东楼不由大惊失色然后才注意到斜对面的茶摊中已然不见了妹妹和族兄的身影了

                          然后心乱如麻而不知所措的于东楼就见到一辆粗布垂帘的骡车从街边缓缓的驾了过来这时候临街边却是走过了三个拿着?#31958;?#31359;着巡字背心的丁?#22330;?br />
                          救

                          于东楼不由的张嘴欲叫了半声却被一个大巴?#25169;?#27515;扣住了口鼻而只剩下了咿唔挣扎的?#21491;?#32780;腰上的尖锐物更是?#21776;?#20102;他的皮肉而渗出血水了

                          尽管如此这番动?#19981;?#26159;引得那边的巡丁侧头过来当头一个?#34892;?#19981;耐的开声?#23454;溃?br />
                          有什么事情么

                          真是对不住了我家郎君这是犯了腥头热了

                          这名老?#22303;?#24537;上前赔笑道然后又给对方手中塞了些什么于是盘问的话语就变成了

                          那还不快走开别挡了别?#35828;?#24403;道

                          随后被?#32972;?#30149;?#35828;?#20110;东楼就只能任由着人托架着眼睁睁看着这点希望扬长而去又被骡车给遮挡住了视线

                          小九郎君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可不瞒你说?#36864;?#26159;你进了这房陵城城里本家也有的是法子请你出来的

                          突然被风吹掀起的布帘一角让人窥见了被捆塞住嘴巴又一双粗壮手臂倒按倒在车板上的妹妹正在满眼泪花与无助的奋力挣扎着将?#36710;?#37117;刮花出许多道血痕来而?#25381;?#36710;厢内里的于鄂水更是满脸是血的颓倒在一旁生死不知了

                          这一刻于东楼脑中霎那间有一根东西绷断了又像是什么积郁的事物一下子都爆发出来而不顾一切的狠狠咧嘴要在捂住自己的手掌上而挣脱出片刻喘息之机再用尽最大的气力高喊出来

                          天补平均再造太平

                          霎那间左近散落的人群被豁然惊得左右退避一空而顿时露出这么按手搭背围拢起来把人往车上拼命塞的一行人而喊出声来的于东楼也只觉得腰上被利器狠狠捅了一下霎那间全身的气力被在剧痛之间奔泻流散出去了

                          然后他就脱力的横倒在?#35828;?#19978;然后流淌的血水在身下浸透了一大片地面而在他最后模糊下去的?#21491;?#24403;中是许多双统一制式的翻毛靴子奔走而近又变成了从他身边?#25112;?#36965;远的怒吼和吹哨声

                          勿那贼人

                          ?#22434;?#24403;街伤人

                          干死他个猪狗生养的

                          ?#20843;?#36895;围住了不要跑了一个

                          我是分割线

                          而在扬州城外满载着来自上游洞庭等地茶?#19969;?#24067;帛和铁器的船只也在缓缓地?#21487;下?#22836;而远在江面上打着太平旗号的水师却像是熟?#28216;?#30585;一般的开始升帆转头向对岸的丹徒城外水寨而去

                          正在扬州城头上观望的楚州防御?#22434;?#36234;也在忧心忡忡的看着这些从江船上装卸下来又用沉甸甸的马车运载而过的茶包和?#38469;?#32780;见到这一幕的扬州马码头上士民夫役却是发出了?#25345;?#20064;以为常的欢呼和叫嚣声来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26657;?#20197;便以后接着观看
                      3d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