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玩宋 > 121.第一二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121.第一二一章



                          這章超好看!

                          《玩宋》/春溪笛曉

                          第十五章

                          品牌和廣告這些觀念, 在宋朝已經有了雛形, 街上到處都是五花八門的招牌,大飯店前面還會扎個“歡門”, 就是用竹子鐵絲扎成門樓, 往上面纏上各色絲帶,講究些的還綴上鮮花,美得很。

                          方洪玩的這一手,可算是給開封城百姓們添了不少談資。據說某位國公家的小孩為了抽獎, 愣是纏著他祖父一口氣買了十幾貫錢的書, 幾乎把店里每樣書都搬了一份!他祖父財大氣粗, 還在那鄙夷:“你們這家店書怎么這么少啊?”弄得方洪都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這國公爺的小孫兒手氣還不錯, 抽了十幾次獎,抽到了足足三只蝙蝠兒。小孫兒聽了五福臨門的說法, 扯著國公爺衣角喊:“五福~五福~”

                          國公爺沒法子, 只能以國公府的名義給某某書院捐一批書,又大手一揮花了十貫錢, 總算是讓孫子集齊了五福。也就是說,這位國公爺的小孫子花了足足兩萬五千文錢,成為了第一個集齊五福的人!

                          方洪給國公爺爺孫倆分發獎品和書香卡、書香券時還算鎮定,等第二日一早他才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去找王雱,和他分享這一喜訊。

                          方洪是假鎮定,王雱可不同, 王雱是真鎮定。他笑瞇瞇地說:“這只是開始而已。”

                          這個時候國公爺的孫子已經在圈子里幫他們打起了免費活廣告, 這位國公爺小孫兒還有點風流衙內苗頭, 他在小朋友們聚會時大搖大擺地掏出幾個可愛至極的胖胖魚掛件,一個一個分給自己喜歡的、長得好看的女孩子~

                          沒錯啦,只給女孩子,男孩子是不給滴~哦還有,長得不好看的不給,不愛和他玩的也不給,哼,叫她們平時整天老覺得他笨不帶他玩!

                          這風流小衙內的做法見效很快,拿到胖胖魚的女孩子都圍到他身邊嘰嘰喳喳地和他說話,其他沒拿到的不是生氣地罵他,就是哇地一聲哭出來,場面一度失控!

                          第二天,一群勛貴涌入買買買,每個人都是來花錢讓小孩抽獎的。有什么辦法哦~我孩子都被欺負哭啦,而且又不是什么敗家事兒,買書哎,買書是不會錯的,可以用來傳家~

                          購買欲是會傳染的,圍觀的百姓們見他們買得火熱,免不了要進去看一看,瞧一瞧。偶爾有人撿漏得了張勛貴們不想要的“小小書香客”優惠券,原本不打算買書的人免不了為孩子挑些啟蒙書回去,可比平時便宜了許多錢呢!

                          方洪根本沒料到一個抽獎和一批小掛件能差點把他的庫存賣光。好在有一批新書已經在印刷完畢,很快可以填補這份市場空白!方洪趁熱打鐵地把新書擺到貨架上,迎接這個讓他感覺美到不行的新年。

                          王雱一點都沒摻和,每天依舊往國子學里頭跑,和司馬琰嘀嘀咕咕。司馬光和王安石也在年前把《五年科舉三年模擬》整理完了,方洪從王雱那得了消息,扔下一堆事親自上門取稿子,老實回了司馬光和王安石好些問題才離開。

                          司馬光說:“京城今年可真熱鬧。”

                          想到這熱鬧有自己兒子出的一份力,王安石心里有些小驕傲,笑著說:“那天雱兒去大相國寺那邊買了堆布頭回來,我還覺得他在胡鬧,沒想到現在這些布頭搖身一變成了小孩子們的最愛。”

                          司馬光道:“有時小孩子的腦筋可比我們靈活多了,像他們搗鼓出來的紙牌都能賺十來貫錢了,比我們俸祿都高。”

                          兩人相視一笑,都覺得自己兒子/女兒棒極了,兒吹/女兒吹知己相逢、惺惺相惜!

                          另一邊,方洪趁熱打鐵把《五年科舉三年模擬》的印刷工作安排下去。這年頭的印刷都是雕版印刷,一本教輔資料得弄許多塊雕版。方洪讓雕版師父先把其他工作停了,全力完成這書的雕版工作,趕在年前把書給印了出來,趁著“書香客活動”的尾聲大賣了一波。

                          當然,教輔資料最重要的渠道是直接面向學校銷售。方洪第一時間給胡瑗送了一批,讓胡瑗看看這本由司馬光和王安石聯手編纂的《五年科舉三年模擬》。胡瑗本就是“考出人才”的推崇者,見到這份教輔資料后非常滿意,覺得內容詳實、選題全面,最要緊的是要是學生人手一份,可以大大提高課堂效率,不必每次都由先生念題、寫題!

                          胡璦對司馬光和王安石兩個年輕人也非常看好,捋著須說:“行,放著吧,我會讓人推薦下去的。”

                          除夕這天,書坊終于歇業了。方洪親自跑了趟王雱家,給王雱送錢。這一回雖然沒寫契書,方洪卻還是賣出的每一本書分了一份錢給王雱。份利肯定不大,不過對吳氏而言卻多得驚人,拿到手的時候她幾乎下意識地想還回去。

                          這大概有五十兩銀子了吧?

                          王安石對吳氏說:“收好吧,你兒子可是想著要修縣衙的。”

                          吳氏聽了不由罵:“什么我兒子?難道他不是你兒子?”

                          王安石不吭聲了。他和司馬光聯合編纂的《五年科舉三年模擬》賣出去也會得一筆版稅,他們一家人手頭會寬裕許多,往后就不用緊巴巴地過日子。他兒子還很會安排,煞有介事地設立了一筆洗澡經費、一筆買書經費以及一筆衣服首飾經費,一家三口都可以動用自己那份“特殊經費”。

                          用他兒子的說法那就是:“賺了錢就是要花的,光靠省根本省不出幾個錢來。”

                          王安石深以為然。就比如方洪這次花錢搞活動,帶動的可不止他自己的書坊,雕版師父、印刷工、店里伙計有了活干,家中可以攢下余錢;書賣得好,造紙的、產墨的都能帶活,也能養活一批人。這些人手里有了余錢,會出去購買年貨,賣貨郎得了錢,又會花錢割些肉過年包餃子……如此一來,許多百姓都會比平時多得些錢也多花些錢!

                          王安石心里對這個“商品經濟鏈”隱隱有些想法,不過還不成熟,他連司馬光都沒提起。他還太年輕,經驗不夠充足,說出的話肯定沒有說服力,他得去外面實踐幾年!

                          關于未來的計劃,王安石已經安排得滿滿當當。難得在京城過一次年,王安石放下書對吳氏和王雱說:“走吧,我帶你們去看舞火龍。已經和君實約好了,一塊出去走走吧。”

                          王雱對舞火龍興致不大,不過聽說司馬光要去,王雱馬上套上外套往外躥。

                          司馬光肯定不是自己一個人去的,他又可以見到阿琰妹妹啦~

                          年后他會跟著王安石外放,再見還不知會不會是好幾年后,他們得珍惜每一次見面機會啊!

                          吳氏見王雱蹬蹬蹬地往外跑,不免對王安石說:“這小子,一聽到他阿琰妹妹就跑這么急。”

                          王安石對司馬琰印象很不錯,那孩子又聰明又乖巧,和他這上房揭瓦的兒子可不一樣。他說:“難得遇到個能和他說得上話的,他自然歡喜。”

                          兩個人邊說話邊往外走,外頭已經有不少人往御街方向走,都是去看火龍的。王雱這會兒已經熟門熟路地跑到國子學門前,嘴巴甜得抹了蜜一樣,機靈地向司馬光夫婦拜年。

                          司馬光掏出個紅封遞給他,笑著說:“新一年可得少讓你爹操心了。”

                          王雱乖乖謝了司馬光,口里卻說:“那可不行,我爹就愛為我操心。”他目光瞄向司馬琰,見司馬琰換了身新衣服,外套是紅通通的襖子,頓時覺得天底下的媽媽都是一個審美,覺得自己兒子/女兒賊適合大紅色。沒錯,他身上也是紅通通的棉襖子!

                          王雱笑嘻嘻地拉起司馬琰的手,又蹬蹬蹬往他爹娘那邊跑,替臉皮薄的司馬琰討壓歲錢:“爹,娘,阿琰妹妹給你們拜年了!”

                          吳氏一看,兩個小孩身高差不多,都穿著紅襖子,臉頰被風吹得白里透紅,瞧著怪喜慶。她柔聲訓道:“你自己一個人跑來跑去就算了,還拉著你阿琰妹妹跑,摔著了你阿琰妹妹怎么辦?”邊說著她邊掏出個紅封遞給司馬琰,“阿琰,雱兒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教訓他。”

                          司馬琰可沒王雱臉皮厚,她收下吳氏的紅封后規規矩矩地道了謝,才說:“他沒有欺負我。”

                          兩個人跟著人流往御街走去,不一會兒便看到火龍從南熏門那邊進城,一路沿著御街前行,沿途走走停停,仿佛在向每一個往來的路人致意。王雱和司馬琰個兒矮,人一多什么都瞧不見,還得讓王安石和司馬光把他們抱起來才能看個大概。

                          兩個人被各自的父親抱著,都有些不自在:其實他們對火龍真沒興趣呀~

                          忽然,朱雀門的方向傳來“嘭”“嘭”“嘭”的幾聲異響。

                          王雱拉拉司馬琰的袖子和她一起往天上看去。

                          燦亮的焰火爭相在朱雀門上空炸開,綻放出絢爛奪目的煙花。王雱和司馬琰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里看見了還沒散去的煙火。

                          既然已經來到這個繁華的時代,他們就好好跟著他們的大佬爹到處看一看吧!

                          “不行。”王雱繃著小臉,咻地一下把布包搶回懷里,用他那短乎乎的小胳膊環抱著,“您,一個有學問的人,可不能亂翻別人的東西!圣人都說了,非禮勿動!說得多對,亂動別人東西,不禮貌!”

                          王安石覺得這小子又皮癢了,非禮勿動能解釋成這樣嗎?!

                          吳氏見父子倆又要杠起來,忙調和道:“都是和我一起去買的,能有什么不相宜的東西,官人想知道有什么問我便是。”

                          “不行,圣人還說了,非禮勿言!爹一問娘你就把我送妹妹的東西告訴他,也不成!”王雱一臉理直氣壯,“我是送妹妹的,又不是送爹的,憑啥讓爹知道呢?”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