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言情 > 重生第一將妃 > 第137章 體驗生活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137章 體驗生活



                          不知為何,自從許家幾位將軍離開京城,葉世子閉門養病后,感覺京城都空寂了許多。

                          眼看著半年已過,年關將至,京城依舊冷冷清清。

                          往常百姓們總能看見一身紅衣的女將軍騎著高頭大馬帶著一群士兵在京中巡城,何其亮麗,如今只是一群身著盔甲的士兵。

                          “今年為何如此安靜。”楚明負手站在高樓上俯瞰著整個京城,這半年沒有戰亂,風調雨順,也覺得少了什么。

                          魏公公也是不明白:“往日總有定北將軍四處游走,在京中的人緣很是不錯,坊間的百姓起先是怕的,到后來,對將軍很是親近。”

                          楚明看了魏公公一眼,笑了笑:“你也覺得這京城是少了許歡歌才安靜的?”

                          魏公公噤聲,總覺得自己是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

                          楚明冷笑了一聲,看著天邊如柳絮一般的白雪,說道:“京城里的這些人,就等著開戰再來朕這里找麻煩。”

                          朝廷養著的官員們十有七八都是好吃懶做,吩咐了才知道做什么。

                          去年得了葉安之的建造圖,在國內修了不少河堤、水壩,今年糧食的收成倒是沒有什么好操心的,這下把朝中的這些官員養的更是無事可做。

                          前些日子,葉安之托人給他送了一張排兵圖,說是先前得了定北將軍的經驗,畫出了這張圖。這張圖里計劃了哪個郡縣安排多少兵力最好,哪一方有了軍情要如何調配,他一看便傻了眼。

                          也就只有葉辭敢拿一個國家的兵力做計劃,但排兵圖實在詳盡,楚明稍作修改便吩咐了下去。

                          滿朝文武竟抵不上一個葉親王府的世子,可悲又可笑啊!

                          楚明又是冷聲一笑:“人人都以為要開戰了,連朕都以為年內要打。可惜啊,許歡歌就是不開戰。”

                          不僅不開戰,身為將軍的許歡歌還在河北開墾了一大片荒地,讓士兵訓練結束去挑水施肥。

                          聽說她還有事沒事去給村民修路修屋頂修羊圈,基本沒干正經事。

                          后來,在四個月前,她還給他遞了一份申請,說是在開墾的時候發現了一處礦脈,知會了一聲就帶著兵下去挖礦了。

                          誰都沒想到,許歡歌這一挖,竟然挖出了金礦,頓時不少人猜忌許歡歌會不會與皇上反目,占下金山擁兵自立。

                          楚明也有些擔心許歡歌會掩蓋這件事,將金礦占為己用,結果沒過多久,他又收到一份礦山負責申請,上面赫然寫著要他趕緊派人來看守礦山,她有其他事要忙。

                          楚明一頭霧水的派人去了,去的官員回報說將軍只是給礦山打好了礦洞,一點都沒開采。

                          回望這過去的半年里,他收到最多的,就是葉辭和許歡歌的奏折,而他倆的奏折,沒一件是來請命的,全是要他做事的。

                          他堂堂一國之君,竟然淪落到給世子和將軍打下手?

                          魏公公輕聲說道:“今年雖是安靜了些,但百姓們都過上了好年,前些日子大將軍不是還說之前戰亂的瞭西和月臺也重建好了嗎?這都是喜事兒!”

                          楚明嘆了一聲,這半年之中,恐怕最壓抑的莫過于他了,卻無人能懂。

                          遠在河北的許歡歌遠離了京城朝堂的勾心斗角,倒是每天過的有滋有味的。

                          “趕緊的!別磨蹭了,想開葷就快點跑!”

                          許歡歌蹲在冰窟窿旁邊看著,指揮著拿著漁網的士兵往前跑,身披棉襖的她依舊小臉凍得通紅。

                          衛琛站在一旁看著她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漁網,不知道的還以為面前已經是烤好的魚了,無奈一笑,解下自己的披風給她披上。

                          “魚會有的,將軍別凍壞了,到時候就是喝魚湯,不是吃烤魚了。”

                          許歡歌剛想把礙事的披風還給衛琛,聽見他的話,又乖乖地不動了。

                          她還是喜歡吃烤魚多一點。

                          衛琛嘆了一聲,整了整自己的寬袖,擋在了許歡歌頭上。

                          現在的雪雖不算大,但如今冬日還是謹慎一些為好。

                          許歡歌仰起頭看著給自己擋雪的衛琛,抿了抿唇,還是沒忍住打擊他:“大兄弟,我整天爬上爬下,會生病那就是老天嫉妒我,你這么個小身板,還是自己擋著吧。”

                          被個大男人又是給披風,又是擋風雪的,她又不傻,看得出衛琛對自己的態度,不像是對普通朋友。可是她對衛琛,卻僅限于朋友、戰友、兄妹,再無其他。

                          衛琛有些尷尬地收回了手,輕咳了一聲,掩飾了自己的尷尬。

                          “先回去吧,他們一會捉上來了,我烤好就給你送去。”

                          許歡歌舔了舔嘴唇,雙手撐著快要凍僵的雙腿站了起來,很是無奈的揮了揮手,一臉委屈地說道:“行了行了,我不會捉魚又不會燒菜,確實礙事。”

                          說完,轉頭對拉扯著漁網的士兵說道:“今兒個的平衡訓練結束之后,明日卯時我們進行遠程拉練。”

                          許歡歌微笑著,在士兵們看來如同惡魔一般,敢怒不敢言。

                          許歡歌說完,便優哉游哉的晃悠離開。沒辦法,誰讓她來東北大營的時候,這群人一臉的不服,一口一個要把她趕出河北。

                          東北大營一向天高皇帝遠,之前的主帥也是不堪他們的群嘲,對他們一直很是放任。

                          現在來了個新將軍,若是往后日子還要好過,就要把新來的也收拾了。

                          許歡歌又不是沒收拾過兵痞,麻溜地連夜帶人把東北大營糧草全部搬空,還留下了個很是挑釁的紙條。

                          “想要吃東西,那往后就得跟我,否則,誰都救不了你們。”

                          她都打聽過了,方圓五里之內,根本沒有人住,這些兵痞為了占人家的地,住別人的房,直接把百姓都給趕走了。

                          現在沒了糧草,他們除非是自己把荒地給開了,等到來年說不定還有口飯吃。

                          營中士兵有想過逃出去,但是立即被許歡歌打了一頓丟了回去。

                          這一困就是整整十天,直到營中所有人的存糧全部吃得干凈,準備要草席的時候。許歡歌卻搬了張椅子,坐在了軍營大門口。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