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上神,夫人逃婚了! > 第九十七章 公主府外繞烏鴉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九十七章 公主府外繞烏鴉



                          唐棠拉著鳳欺一路小跑,路上的行人看見了,還以為那邊有什么熱鬧看,有不少好事人跟著他們走了好大一段路。

                          唐棠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在銀耳粥,待來到小攤子前,她隨意回頭,見身后數十雙眼睛盯著自己和鳳欺,登時愣了。

                          什么情況?

                          是她狐貍尾巴露出來了還是鳳欺的鳳凰羽毛露出來了?

                          她扭頭去看自己的身后,空空如也。

                          又看推了鳳欺一把,上下打量。

                          什么都沒有啊?

                          “你們看什么呢!”唐棠問,小攤子老板也連連點頭。

                          這么大陣仗,可是把他嚇壞了。

                          看熱鬧的人道:“那你倆跑啥啊!”

                          “……喝冰糖銀耳粥。”唐棠一頭霧水,“怎么,我們不能喝粥嗎?”

                          眾人面面相覷,表情尷尬,

                          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散了散了,這兒沒熱鬧看”,人群紛紛松散。

                          小攤子老板給唐棠他們端來兩碗冰糖銀耳粥,道:“現在的人哪,就喜歡湊熱鬧,一個二個的,真是不務正業。”

                          唐棠喝了一口粥,口齒不清地接話:“可不是,我還以為我跟我夫君咋了呢,嚇我一跳!”

                          鳳欺微微一怔。

                          ……夫君?

                          這個稱呼,他真是喜歡極了。

                          唐棠咽下口里的粥,問鳳欺:“怎樣,味道不錯吧!”

                          “嗯,是很爽口,這天氣喝了解膩。”鳳欺如實評價。

                          小攤子老板聽了高興,搓著手,滿臉喜滋滋的又去盛了一碗粥,端過來放在唐棠面前。

                          “這碗算我請的啊,二位慢用。”

                          唐棠忙道:“多謝大哥招待!”把粥往自己碗里倒。

                          鳳欺見她這看到美食就忘形的小模樣頓時忍俊不禁,伸手幫她把垂到眼前的一縷鬢發往耳后攏了。

                          又道:“我又不和你搶,慢點喝。”

                          唐棠點點頭,把碗中的銀耳吃干凈后,這才心滿意足地放下碗。

                          “說實話,方才真的把我嚇壞了。我看他們一個勁兒地朝我們望,還以為他們看出我們不是人了呢。”又噘嘴,“我想起之前有一次,青靄山中的大妖給我們講故事,說有一天他走在街上,見人很多,也就隨便朝天上看了幾眼。哪曉得等他低頭,發現身邊十幾個人都在往天上看……你說說,人類這好奇心,是不是遲早得害死自己?”

                          “呵,莫說別人了,你就沒有一點好奇心?”

                          “呃……也有那么一點點。”唐棠心虛地用手扶額,隨即眼睛一亮,“不過!我再怎么好奇,也不會跟他們似的,看到有人跑,就跟著去吧!萬一人家是有什么急事呢,跑一跑不是很正常?”

                          在隔壁桌收拾碗的小攤子老板聽到她這句話,忍不住打岔,道:“咳,姑娘啊,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們這樣,純粹是近來這里出了好幾樁怪事。”

                          唐棠嚇得趕緊噤聲,不知他是否聽到了他們不是人。

                          鳳欺倒不在意,聽他提到怪事,主動問:“是何怪事?”

                          小攤子老板見四下也沒有其他客人,也就收了帕子,到他們桌坐下了。

                          “這個啊,可就得慢慢說了。”

                          原來在唐棠和鳳欺離開麗城之后,舞榭歌樓的詭事傳遍整個蓬國,麗城以“鬼”為貴,瞬間就火了起來。不少愛湊熱鬧,不怕事大的年輕人紛紛趕過來,其中有不少是散盡家財,只為一睹“鬼”之真面目。

                          但是他們待了好幾天,也沒見麗城再有什么動靜。失落之余,那些有錢又蠢的年輕人便聚在一塊,開始聊以前那些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為了保證吹牛皮的環境絕對華麗尊貴,他們合資包下了舞榭歌樓第三層,并重新裝潢了一遍。

                          原本日子就這么過著,可他們入住的第七天,開始出事了。

                          先是他們正聚著,有房頂的房間卻無端從頭飄灑好多白色的細碎小紙屑。

                          最初他們以為是誰喝多了惡作劇,不以為意,第二次,飄下來的卻是紅通通的火屑了。

                          紙屑能提前備好,可火屑怎么弄?

                          幾個富家公子哥頓時酒醒,知道鬼來了,激動得不行。

                          哪曉得鬼一現身,他們立馬全部給嚇暈了過去。

                          麗城里的道士們聽到風聲,接下這個活計,說要拿下那作惡的鬼給富家公子哥兒們壓驚。一連去了十天,五個道士齊發功,說是捉到了鬼。那鬼對嚇唬富家公子哥兒的行徑供認不諱,同時連連道歉。但五個道士認為那鬼已經作惡,便把它打入了輪回。

                          “噗……”唐棠忍不住笑出了聲。

                          太假太假,什么打入輪回?那幾個道士以為自己是神還是仙啊?

                          還有,那什么飄紙屑飄火屑的小伎倆,分明就是道士愛玩弄的把戲吧!

                          看樣子,應該是那幾個富家公子哥兒被麗城里心術不正的道士給盯上了,合伙下了個套。

                          小攤子老板見唐棠笑出聲,自然是不理解的,便問:“小娘子不怕么?這可是鬼啊!”

                          “鬼……是挺可怕的,不過——”唐棠看了鳳欺一眼,見他淡笑著沒說什么,繼續,“不過依我看,這件事很蹊蹺。”

                          小攤子老板立刻截話:“那當然是蹊蹺了!不然那幾個公子哥兒能鬼殺病除么?”

                          喝了口水,又道:“這不過是第一件!這第二件嘛……”

                          第二件、第三件、第四件……唐棠聽得昏昏欲睡。

                          不知是這老板太好騙還是他太容易相信人,說出來的每一件怪事,幾乎都是道士所為。

                          看來這年頭,道士倒成了妖言惑眾的那個。

                          唐棠一手扶額,想著怎么打斷這喋喋不休的小老板好。

                          “咦,見二位聽這些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再說個最大的怪事吧!”

                          唐棠也不抱大希望了,破罐子破摔般,道:“說吧。”

                          “這個消息還熱乎著呢!知道我們蓬國九公主吧,就……有男寵無數的玉歌公主!”

                          唐棠皺皺眉,人類公主皇帝什么的,她還真不清楚。不過對方這樣說了,她也就附和笑笑。

                          小攤子老板道:“這玉歌公主啊,不知道惹上了什么,這些天好多黢黑黢黑的烏鴉繞著她宮殿飛!天哪,烏鴉可是晦氣的鳥,纏上了玉歌公主……嘖嘖,許是老天爺也看不下去這個女人的行徑了,特地來警告她的!”

                          “呃,呵呵……”唐棠用手擋臉,看向鳳欺。

                          鳥的事,鳳欺應該是清楚的。

                          她才不信什么“警告”。

                          鳳欺闔目默了片刻,忽然睜眼,臉色變了一分。

                          唐棠見狀,知道是有什么不好的事發生了,搶在鳳欺前面,對小攤子老板道:“時候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家了啊,下次有空再來照顧生意!”

                      返回目錄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