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翔凤归梦榻 > 第十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十八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2



                          马车忽然一下子停了。

                          杨清一还来不及有反应,就听得外边的车夫担忧的声音传来:“公子……”

                          段如是心头一凛,弯腰上前拉开帘子。马车已经稳稳当当停在了宫门前,?#27426;?#23467;门前的侍卫却不似以往般点头哈腰地放他的马?#21040;?#21435;。原本的侍卫站在一边,见段如是出门,点?#35828;?#22836;看了他一眼,又很快垂下眼。

                          因为,有一群紫衣太监,将他的马车团团围住。

                          段如是眯了眯眼,这些人分明就是魏党。

                          居然敢将他的马车围住……

                          他微微缩回身子,对着仍在马车中的杨清一嘱咐一句“别出来?#20445;?#21448;转过头看着为首的大太监,似笑非笑。

                          杨清一强自镇住心神,方才段如是那一眼,分明是担忧与焦急。

                          便是心再大,也能嗅出外头这不寻常的气氛。

                          “段公子。”马车外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带着三分敬怕,三?#20013;以?#20048;祸。“今日又进宫来拜?#30511;?#29579;吗?”

                          杨清一的心微微一沉,一个太监也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段如是?#19981;?#21527;?她皱眉,静静听着段如是的回答。

                          “公公可是东厂的人?”

                          “正是……”

                          “那么公公究竟有何贵干?本公子今日还有要事,没有功夫与公公闲聊。”那人正笑着回答,段如是却忽地冷冷打断,不似他往常的温雅。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监而已,就算是魏忠贤在他面前,也不见得敢如此嚣张。

                          这是什么人,便在他面前狐假虎威?

                          太监的脸色白了几分,围住马车的一众太监似乎也?#27426;?#22914;是难得外泄的威严震慑了几分,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

                          “段公子!”太监见状,忽然涨红了?#24120;?#20284;是?#24352;!?#22900;才大胆问一句,那妖女可是否在你的车上?”

                          马车上的杨清一忽然浑身一震,“妖女”这两个字让她的大脑?#34892;?#21457;麻。

                          妖女……说的可是她么……

                          “妖女?”段如是也微微提了声音,不怒自威。“本公子车上可没有什么妖女。你一个奴才,说话可要小心了!”

                          “段公子请息怒。”太监似乎没有丝毫惧怕,语气反倒更为张扬。“奴才说的妖女,便是勖勤宫中那个所谓新来的宫女杨清一。”

                          太监顿了顿,忽然轻轻笑了两声。“今日此女跟着信王出了宫,逛了不久后,又去了段公子名下的茶楼。接着信王回了宫,段公子你与此女去了赌坊,半炷香之前返程回宫。”他将杨清一今日的行程说的丝毫不落。“段公子,是也不是?”

                          段如是忽然哈哈笑了几声,“你倒是有不少小道消息。”一瞬间,他又敛了笑意,整个人如他的名,散发着丝丝寒气。“我若说,她不在呢?”

                          杨清一的心一紧,她知道,段如是已经动怒。他的地位在皇宫,在整个?#26412;?#22478;都举足轻重。她虽然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东厂对她的恶意却是不言而喻。

                          或许,就像段如是所说,“就是今日?#20445;?br />
                          魏忠贤之?#20843;?#26377;的沉寂不过是一种积蓄,只是为了今日这一刻?

                          若真是这样,魏忠贤一旦选择了出手,就不会给她留有余地。

                          可是,当碰上段如是时,又如?#25991;兀?br />
                          若是他执意保她,又当是怎样的局面?

                          杨清一忽然?#34892;?#25511;制不住地想要拉开帘子,看个究竟。她咬了咬下唇,抬起的手,?#31449;?#36824;是放下了。

                          “段公子,这不是凭您一句话的事情。”太监看了看周围的众多手下,“究竟在不在,怕是要耽误段公子一些时间,?#38376;?#25165;们看一看……究竟在不在了。”

                          “你敢搜我的马车?”段寒冷笑一声,“你凭什么搜我的马车?便是魏公公在此,我的东西,我的人——”

                          他忽然拖长了声音,然后一字一顿道:?#20843;才?#19981;得。”

                          杨清一的鼻子忽然?#34892;?#37240;。

                          她一直都知道,朱由检是个护短的人,尤其是起初她对朱由校的不屑这件事上。

                          而段如是似乎一直都是那个和事?#26657;?#20182;知晓她的心思,明?#23383;?#30001;检的心意。他一?#34987;?#35299;着所有的误会矛盾,即使是,他也?#19981;?#22905;。

                          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一直不明?#20303;?br />
                          因为爱情,在她眼里,始终是自私的。

                          她才会始终都只是把他当作知己。

                          段如是与朱由检是好友,可是他们却一个暖,一个冰。明明看起来是如此极?#35828;?#23384;在,却偏偏走到了一起。

                          她原先有疑惑,后来才发觉这两个人其实是一样的。

                          他们一样?#19981;?#29579;维,一样?#19981;?#38899;乐,一样?#19981;?#33258;由。

                          一样的戒备心强,一样的不肯轻?#32043;?#20449;别人,一样的……护短。

                          之前不管是朱由检的暗示,还是张嫣的明说,甚至是最后段如是亲口告诉她,她也其?#24471;?#26377;真正意识到他的感情。

                          如今,他明明白白的护短,她才?#34892;?#25026;了。

                          “段公子,恐怕这就由不得您了。”太监笑着说,他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卷明黄色的东西,“这是皇上的意思,段公子,需要奴才宣圣旨吗?”

                          “这样可就没什么面……”那一个“子”字还不曾来得?#20843;?#20986;口,忽然见得这白色的马车上跳下来一个身影。

                          女子淡淡笑着,却让人觉?#26790;薇群?#20919;。

                          “这?#36824;?#20844;……”杨清一挺直了胸膛,“可是在找我?”

                          “清一!”段如是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你……”

                          “我不想让你为?#36873;!?#26472;清一转向他低声道,然后又扫视一圈众人,“既然有圣旨,那自然要依圣旨行事。”

                          “哼。”为首的太监冷哼一声,忽然拔高声音,尖声道:“给我拿下!”

                          一瞬间,最近的两个太监一下子抓住了杨清一的手臂并向后用力,她的背在这样的大力之下被压?#26790;?#24494;?#34892;?#21521;下,她用力挺直了身子,扬声道:“我无惧无求,你又能奈我何?”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太监哈哈仰天大笑几声,“希望你到了东厂,还能这么傲。”

                          “段公子,奴才就此退下了。”太监微微低头,神态却无半点尊敬。他转过身,朝着皇宫的方向大步往前,?#30333;擼 ?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26657;?#20197;便以后接着观看!
                      福彩3d走势图

                                        
                                        

                                                            
                                                            

                                                              海南4十1彩票规律表 22选5体育彩票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一尾中特平 2019中超联赛积分规则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18068 云鼎足球指数 足球让球胜平负怎么 新浪彩票频道首页 瑞超索尔纳vs哥德堡历史记录 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 校园篮球风云 两码中特discuz 福彩安徽25选5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